久成电大在线学习

搜索

松针茶在另个茶桶里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杜芊芊听得明白,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问来年的乌发膏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来。”说着举了举手里的糕点:“还送了我两盒子糕点。”
就连朱衙役的娘眼下也要用铜板来买杜芊芊还要往下劝,杜小芹没给她这个机会,“嫂子今儿下午也和我谈了这事儿,若是我肚皮争点气,再给彭家生个儿子这日子就能好起来了。”
李曼的娘看看自己的男人,再看看自己的闺女,一下子也不知道护着谁好工程服、还是去劝谁好,被逼地痛哭失声:“你们父女两个是工服想要了我的命啊!小曼啊,人心都是肉长的,你爹和我对你怎么样,打小起你就是要星星不给月亮,你自己手捂着心口好好儿想想,方才那番话你该对你爹说吗?”
“这不是裴华她娘和嫂子的声儿吗?她们怎么来了?”李曼的娘同村长互相看了一眼。
因此,南子想了想,不能从家里条件这方面劝,不然不是戳自己娘的心么,只笑着道:“娘,听我的,您以后再别想这事儿了,真不可能。”
家里攒了好几日的下水,被杜芊芊一齐做了卤煮,大锅里保持“咕嘟咕嘟”沸腾的热度,锅里汁浓味厚,里头是小肠、肺叶和炸豆腐,樱子已经端了碗在那里等了,旁边还站着阿青啧啧,不过阿青没好意思直接拿了碗,两个人中间凹下去一块,站着安安,手里举着根棒棒糖咂摸着嘴舔着,三个人都被锅里的香味吸引了过来,排排站。
谁知阿青仍然摇头:“喝了两天,奶奶又说喝得嗓子眼儿里絮絮叨叨,不肯喝了。”
妞子不知道的是,彭大壮是满怀着希望去拿的,结果拿到手里,立马眯缝起一只眼睛,用另一只凑近了瓶口去瞧,咦?!还没有塞子啥的,接着瓶口朝下一那起人还不眼热地睡不着觉倒,他妈的,还真是个空瓶子!
可即便如此,李曼不管不顾的力道也将小宝甩了一个大趔趄,打得小宝的手臂火辣辣的疼,论起娇生惯养,那李曼在小宝面前可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彭大壮处处碰壁,有气没处撒去,不仅心里憋闷地要爆炸,面儿上也被其他小伙伴笑话,柱子也不恼,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十分难堪,可他知道裴华批发工作服装价格的拳脚功夫了得,也不敢向前,嘴里工作服只管胡浸乱骂。
提着那些个东西,彭大壮被杜大山和杜芊芊送出了院门,三西装个人刚春秋工作服出院门,迎头便瞅见李曼穿着一身粉色的纷月裙,梳着云髻袅袅婷婷走近了,看样子仍旧是去裴家的。
“华子,娘那个人,说话就不经大脑,有坏嘴没坏心,你别往心里去,快趁热吃了,工作服早点睡。”
相对于衬衫其他几人吃得津津有味,裴华可以说是吃得心不在焉了。还是裴勇见了,以为他是故意慢慢吃,让着其他人,夹了个羊肉大葱馅儿的放到裴华碗里:“华子,你也吃,衙门里累了几日了,别只管让着柱子。”
杜大山也进了厨房来。
因为在杜芊芊的强制下,每人脸上和手上都擦了面脂。杜大山以前别西服说是擦面脂了,就是用皂角洗脸那也是胡乱搓一搓就完事儿。可杜芊芊见他每日里木匠活儿,手上粗糙地简直能比肩砂光用的木贼草。杜芊芊放了单独一盒面脂在木匠房里嘱咐杜大山时常想着用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